儒家当老大的原因

with No Comments

《皇极经世》书摘四十二:儒家当老大的原因

 

我们研究中外历史,得出结论,人类的思想启蒙,国家民族的文化事业,最不靠谱的有两家:一是宗教,二是政治。

欧洲中世纪的时候,教皇真的是神职人员吗?哪有那么简单,他根本就是“万王之王”,结果教会一直在和欧洲列国PK,也就是宗教神权和世俗王权一直在PK。欧洲中世纪不断发生宗教战争,根本就是国王们和教皇之间的矛盾。

时间长了谁也受不了啊,然后就进行宗教改革,基督教从天主教里分出来,新教从欧洲分出来避难到美国,成为美国的立国精神。欧洲宗教改革,其实就是越来越摆脱宗教组织。比如新教说,基督徒并不需要牧师和神父在场,在任何地方只要诚心祷告,上帝就能听见。这在教皇领导下的教会看来,简直大逆不道,所以欧洲中世纪对新教徒迫害得非常厉害——宗教组织变成个利益组织,果然不靠谱。

政治会教育我们什么?首先是法规教育,教育国民要守法,这个秦始皇和李斯就能做到;再然后可就要吹捧他自己是真理的化身、神的代表了。因此,好一点说因为他很神圣,所以必须服从他的统治;坏那么一点点,可就变成了“绝对服从”,所以“我的是我的,你的还是我的”。

按照中国传统历史观,夏商周三代以下,皇帝家都是通过暴力得到政权,如果皇帝是真理、是神,那就是说真理就是拳头,谁能打谁就有理——这有何文化文明可言?不过是倒退回“丛林时代”的蛮夷世界,算什么中华文化?同时,也就是在说神都是暴力狂,是一群毫无教养的野蛮人,还能长生不老。

难怪《封神演义》里面的“先秦史”,就是一伙名为神仙、实为暴力狂的人在互殴。也难怪当代网络小说里描写的“修真世界”,就是大家伙都心理变态,以杀人为业、以杀人为乐,如此“仙界”的社会秩序,比我们人间都糟糕得多,估计真正的魔界都比这样的“仙界”文明些。

从明朝开始,政治越来越绑架文教,越来越凌驾于文化教育之上,整个中华民族也就越来越不能创造和发展。等到了清朝晚期,全体中国人几乎都躺下集体吸毒!那个鸦片原先是进口进来的,后来中国人自己到处都种!

欧洲是漫长的宗教黑暗,我们是漫长的政治黑暗!历史的报应是,中国的皇帝最终连君主立宪都混不上。

因此,《易经》里讲启蒙教育的蒙卦,其主爻是九二爻,蒙卦九二爻处在下卦中位,这就明确了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的文教事业,是责成于在野的圣贤,而不是在朝的政治人物。比如孔子,典型的光棍士出身。

蒙卦九二爻作为主爻,说明国家民族的文教事业也不是责成于既成组织的宗教团体的。为什么?相比这两家,只有真正的圣人才能“险而止”,才能真正做到:即便已经领导了一个组织,也绝不为自身和组织谋私利!只有真正的圣人,在这种情况下,才能做到仍然选择“在野”,处身民间!只有真正的圣人,才能海纳百川,没有门户之见,达到“君子不器”的境界,胸怀广大不设边界,这样才能成就他们“举而措之天下之民”的伟大事业。

所以这位孔夫子,都走大运两千多年了,我们中国人终归还是绕不开他,现在能吃饱饭了,又不得不把他请回来。历史上那些口含天宪的九五至尊们,那些皇帝们,也不得不忍受他,哪怕装模作样,也得捏着鼻子“尊孔”。

因为,我们根本没有更好的选择!

比如墨家。在汉代以前,儒墨道是中国文化的主流;汉代以后,中国文化的主流逐渐演变为儒释道三家。墨家并非从此消失,而是深入民间,但不为国家政治所认同。原因何在?

首先,墨家有浓烈的反政府色彩。我们小时候都学过一篇课文,是讲墨子救宋,他徒步急行百里前往楚国;彼时打算帮助楚国进攻宋国的,是鲁国的军械专家公输班(即鲁班)。二人见面,进行了一场攻城守城的沙盘演练,公输班输了,楚国竟因此作罢。从个人的侠勇来说,墨子当然义薄云天,但春秋时期的国家政权已经堕落到“礼乐征伐自大夫出”了,墨子这一插手,彻底成了“礼乐征伐自民间团体出”——你让政府情何以堪?军国大事这类涉及国家主权的事情,民间团体都来随便干涉,一个大一统的帝国总不能一直选择这样的人做榜样吧?

正因为墨家的反政府色彩,所以被政府认定为非法,只能靠“江湖义气”安身立命的秘密社会,将墨家请了去,改一改变成帮派精神。再比如民间遭遇到政府腐败、内政黑暗,讲理完全没有用,还不如挽起袖子干他娘的,这时候就是墨家精神大行其道的时候。

其次,墨家有狭隘的阶级立场。墨家立足当时的劳工阶级,以劳工阶级的观念为准则,反对贵族阶级的礼乐丧葬。正面意义是反对奢侈浪费,负面作用则是将礼乐里所包含的人类精神文明和文化的创造,也一并抛弃,要求全人类从事体力劳动,反对社会分工。假如一个国家真的只有体力劳动者,这个国家会怎么样?

最后,墨家对人的欲望是根本否定的。墨家以当时最劳苦的刑徒役夫的生活为准则,要求人类全体过这种绝对平均的劳苦生活。就普通人而言,只要有能力,就想过好生活,这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;所以,实在是难以行得通。

此外,假如有人能力强点,物质上创造得相对多点,他就想多享用些(这是必然的),那该怎么办?大家一哄而上“吃大户”、“挖浮财”,执行墨家家法?这样干的话,众人是个什么心理?天长日久,会不会从劳工阶级变成强盗集团?而且,会不会大家最后都一起过着穷而且懒的苦日子,以避免自己“勤劳反被抢劫”的下场?

但是,墨家兼爱天下、同难共苦、慷慨救难、义薄云天的精神,同样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瑰宝!但由于以上原因,墨家精神保留在了民间;国家政治和民族文化,还是选择了孔夫子的儒家当老大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