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在旅途

with No Comments

要去爱尔兰的Sligo出差。这趟差使经过公司芝加哥总部和Sligo分部长达半年的计划和准备,到六月下旬就万事俱备,只差我这股“东风”了。

拾柴记

with No Comments

我上小学四年级时,有一次语文老师出了一篇命题作文:“论家乡的巨变”。一向于作文上不甚费心思的我有点犯难。

做梦

with No Comments

回顾自己的人生,梦多这一特点是福是祸至今还没定论。 如果能给心理学家提供点素材,也不枉我在睡梦中的哪些劳作,折腾甚至惊吓啊。

等待春天

with No Comments

较之春暖花开,姹紫嫣红的盛春,春寒料峭,冰雪依然的早春更让我动心。正如黎明前的夜最暗,初春的冷有时似乎要比三九天的寒更让人不胜。但有那春的许诺在前面招手,谁还再把身后凌厉北风的威胁放在心上呢?

新居寻宝

with No Comments

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魔鬼,就看有没有释放出来;每个人的心里又都有一尊佛陀……

无家可归

with No Comments

在暮色苍茫中母女两在临湖的一处幽径尽头找到George的豪宅…故事便正式开始了。